當前位置 > 绝地求生logo > 體育公益 >

熱線:0371-65710329(網站) 信箱:[email protected]

走近和彩票公益金有關的事業
  • 2019-05-08 11:27:25
  • 來源:中國體彩網
  • 責任編輯:趙偉濤
  •   你是否還記得:
     
      ——2019年1月27日,一支“一個人的籃球隊”出現在WCBA全明星賽場上,5名年齡各異的隊員身體里都有著同一個人的器官。這個人就是熱愛籃球的湖南16歲少年,2017年4月27日,因突發腦溢血,年齡定格在了16歲。爸爸媽媽讓他以另一種方式“延續生命”。他的名字叫葉沙……
     
      ——2018年10月15日,一條“為生命接力”的消息刷爆朋友圈:小YZ由于意外事故,需要由內蒙古人民醫院轉診北京天壇醫院,請自駕車主們16日上午5時至13時期間,在高速公路G6、G7進京方向,北四環外環由東向西,西四環外環由北向南,南四環外環由西向東等路段看到救護車京PH5903、京Q31A35、蒙AYV120三輛車輛的車隊,有序避讓。內蒙古、河北、北京三地打通了一條跨省極速的“生命通道”。一個多月后,他的年齡定格在了13歲。媽媽將他的角膜作為“光明的禮物”捐獻出去。他的名字叫小宇澤……
     
      ——2018年7月31日,河北靈壽縣一名青年為了完成父親李雙全的遺愿,在三份捐獻書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捐獻了父親的器官和角膜;捐獻了父親的遺體;承諾身后捐獻自己的器官。兩天后他在第四份捐獻書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為一位白血病患者完成捐獻了造血干細胞。他就是《中國體彩報》2018年9月14日報道過的一名普通購彩者,名字叫李斌……
     
      人體器官捐獻似乎離我們很遠,我們甚至很陌生,但是這種“為生命接力”“讓生命以另一種方式延續”的故事卻在我們身邊發生著……
     
      這是一項與彩票公益金有關的事業。
     
      彩票公益金“對我國人體器官捐獻事業的起步及發展起了決定性的作用”。
     
      一直得到彩票公益金的支持”
     
      這句話是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副主任侯峰忠接受《中國體彩報》記者采訪時的開場白。他介紹說:器官捐獻就是當一個生命不幸離去時,根據本人和家屬意愿,將功能良好的器官(心臟、肺臟、肝臟、腎臟、胰腺等),捐獻給那些器官功能衰竭急需器官移植的患者,挽救他人生命,讓生命得以延續。侯峰忠接著說:“這是挽救器官衰竭患者生命、服務醫學發展、展現人性光輝、傳遞人間大愛、體現社會進步文明的高尚事業。”
     
      2007年,國務院頒布了《人體器官移植條例》,明確“人體器官捐獻應當遵循自愿、無償的原則。公民享有捐獻或者不捐獻其人體器官的權利;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強迫、欺騙或者利誘他人捐獻人體器官。”2010年,中國紅十字會總會接受原衛生部委托在全國啟動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獻試點工作。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于2012年7月經中央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批準成立,2013年1月正式組建,開始在全國推進器官捐獻工作,負責參與人體器官捐獻的宣傳動員、報名登記、捐獻見證、公平分配、救助激勵、緬懷紀念及信息平臺建設等相關工作。2015年1月起,我國實現了器官來源的根本轉型,公民逝世后自愿捐獻器官成為惟一合法的器官來源渠道。2017年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紅十字會法》將“參與、推動遺體和人體器官捐獻工作”明確為紅十字會的法定職責。
     
      侯峰忠說:“從2010年啟動試點到現在,器官捐獻事業一直得到彩票公益金的支持。截至2018年年底,器官捐獻項目已使用彩票公益金累計7300多萬元,這些經費對我國人體器官捐獻事業的起步及發展起了決定性的作用。”據介紹,2011年至2015年的“十二五”期間,用于人體器官捐獻項目的彩票公益金累計4315萬元;“十三五”期間(2016年至2020年)將達到5100萬元。
     
      為了用好彩票公益金,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2018年5月修訂了《中央專項彩票公益金人體器官捐獻項目管理辦法》,并據此開展人體器官捐獻的人道救助和捐獻服務工作,“人道救助和捐獻服務目前做的還很不夠,與實際需求比還有很大差距,也希望彩票公益金能加大這方面的支持力度”,侯峰忠補充道。
     
      中國紅十字會總會每年都委托第三方對彩票公益金的使用進行績效評價。據《中國紅十字會總會2017年度彩票公益金項目績效評價報告》披露:全年實現器官捐獻5177例;完成遺體捐獻案例3204例,較2016年增加近1倍。通過廣泛開展宣傳動員、教育培訓工作,普及器官捐獻知識和理念,增強了廣大人民群眾對器官和遺體捐獻的認知和認同感,2010年至2017年,全國人體器官捐獻志愿登記者人數呈現明顯的指數增長趨勢,較2016年增長349.65%。
     
      截至2019年4月7日,器官捐獻志愿登記者118.8萬余人;實現器官捐獻23059例,捐獻器官65808個,6萬余人的生命得到挽救。器官捐獻正被越來越多的人所接受,并已成為我國引領社會文明進步的一個新風尚。
     
      捐獻器官是“以另一種方式”延續生命
     
      前面提到的葉沙,李斌父親李雙全,就是全國2.3萬多名器官捐獻者之一,他們生前可能很平凡,但在身后卻傳遞了人間大愛,在挽救器官衰竭患者生命的同時,“以另一種方式”延續生命。
     
      王建義,小名大路,男,1992年出生,河北邯鄲市大名縣人,小學畢業,務農。從身份證上的照片看,小伙子帥氣、陽光。他由于家庭貧困尚未成親,與90多歲的爺爺、53歲的母親一起生活。在家種地、照顧爺爺和母親的空閑,他也會到鄰村打“零工”掙點辛苦錢。2019年4月13日,剛過完生日不到一個星期的王建義在打“零工”時發生意外,造成重度腦顱骨損傷;4月22日,在昏迷多日后,從縣醫院轉診到省會醫院救治;4月23日、24日,兩次被判定為腦死亡。4月27日,王建義的母親劉愛榮自愿簽下了器官捐獻法律文書,捐獻了兒子的一個肝臟、兩個腎臟和一對眼角膜,挽救了三名器官衰竭的陌生患者生命,讓兩名眼疾患者重見光明。
     
      在捐獻登記表上簽字的那一刻,母親的右手始終顫抖著;在ICU病房與兒子告別的那一刻,母親一遍遍地泣聲:“媽媽來看你了,大路,跟我回家吧……”
     
      “我們誰也接受不了這一現實,還在想著他能醒過來。”王建義的表哥劉守增努力克制著自己的情感,對記者說:“既然他已經走了,就把他有用的器官留下來給需要的人吧。”
     
      對于捐獻器官,劉守增坦言:“剛有(捐獻)想法的時候,家人都很矛盾,捐還是不捐,內心反復了幾次。也知道(捐獻器官)能挽救別人生命,可也怕有人誤解。”他最后堅定地說:“不管別人怎么看,我們雖然窮,可是我們也有愛心。”
     
      楊海燕,女,1982年出生,河北邯鄲市磁縣人,大學畢業,邯鄲市紅十字會工作人員。2017年5月突發腦疝,6月9日,年僅35歲的她留下了8個月大的女兒,不舍地告別了家人和同事。當時父親楊新民、母親陳愛珠對女兒單位領導說:“她說過幾次,身后要捐獻自己的器官救別人,這是她的遺愿。”后來,她用自己的器官換來了五個人的生命和光明。在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負責同志給楊海燕家人贈送的四葉草紀念牌上刻有這樣一段話:“楊海燕同志,全國紅十字會系統首位器官捐獻者,逝世后捐獻器官,恩澤患者,造福社會,永遠值得世人銘記!”邯鄲市紅十字會追授楊海燕“博愛天使”稱號。
     
      2019年4月28日,記者來到磁縣樂善社區楊海燕父母家。說起女兒,年過花甲的父母有幾分自豪,也流露出更多的思念。
     
      楊新民2018年10月查出身患胃癌,目前正在進行第5次放療,反應明顯,吃不下飯,以牛奶充饑。老人很樂觀。他說:“女兒雖然走了,她的一部分(器官)留給了別人,她還活在這個世上。”母親拿出十多本榮譽證書,指著其中一本自己被授予“磁縣榜樣母親”稱號的證書對記者說:“這就是孩子留下的念想。”
     
      “有一種愛,讓心跳不止;有一種愛,讓生命延續。雖然我無法得知你的姓名,但我的生命是你生命的延續……”楊海燕、王建義們,還有葉沙、李雙全等,他們以不凡的善舉,用生命詮釋了人道、博愛、奉獻的紅十字精神。
     
      器官捐獻協調員就是“生命擺渡人”
     
      在人體器官捐獻事業中,有一種特殊的職業并不為人所周知,他們就是“生命擺渡人”——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
     
      2012年,天津市人大常委會制定了全國首部關于器官捐獻的地方法規《天津市人體器官捐獻條例》,其中規定:要選定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他們“負責人體器官捐獻的知識普及、宣傳咨詢、信息報送,與具有捐獻意愿的人員及其親屬溝通交流,參與人體器官捐獻者的緬懷紀念活動。”
     
      2011年8月,中國紅十字會總會和原衛生部聯合印發了《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管理辦法(試行)》,2013年8月,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印發了新的《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管理辦法》,對推動協調員隊伍建設和管理起到了積極作用。
     
      據侯峰忠介紹,協調員是與我國器官捐獻事業同步發展起來的。現在全國有2500多名協調員,他們是從各級紅十字會和醫療機構工作人員中選定的,大多數都是兼職。協調員除品行端正、熱心人體器官捐獻事業、具有醫學等相關知識外,要有高度的責任心、有相應的協調溝通能力,還必須經過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培訓、認定后才能有資格從事器官捐獻協調服務和見證工作。
     
      天津市紅十字會器官捐獻管理中心辦公室主任馮艾國就是全國最早一批協調員。他說:“天津市從2010年開始開展器官捐獻試點工作,在全國是比較早的。我們一切都是從零開始,不斷摸索、總結,逐步形成了符合天津工作實際的工作流程、規范和模式。2018年,天津市捐獻器官302例,今年到4月份已經實現捐獻130多例。”談到協調員的工作時,他說:“協調員除平時宣傳外,就是在適當的時機向那些已經無法挽救的患者親屬傳遞一個器官捐獻的理念,為有意愿捐獻器官的親屬做好捐獻服務工作和見證工作。我們是器官捐獻協調員,絕不是勸捐員,不是勸家屬捐獻器官。”
     
      對此話題,北京佑安醫院醫務處副處長王璐也深有同感。她今年三十多歲,2005年醫學院研究生畢業后,在醫院ICU病房當醫生,現在已經博士畢業,自2012年開始做協調員工作。“那時還沒有協調員這個職業。是醫院領導讓我干的,就只能干下去。”王璐說,她沒想到,從ICU醫生兼職協調員開始,一直到現在成為一名專職協調員,一干就是七八年。
     
      “器官捐獻協調員工作非常艱辛,能從一開始堅持干到現在的人很少。因為這是一種需要有高度情懷和事業心的工作,除了有基本的職業素養,比如一定的醫學專業知識、法律常識,溝通協調能力外,還要有極大的抗壓能力,自我心理調節。”馮艾國說。“當你和一個生命垂?;頰叩那資秈嘎燮鞴倬柘?、挽救他人生命的話題時,你怎么開口,有幾個親屬能夠平靜地和你交流呢?但是我們必須要去做,協調員做的是事業不是職業。我們服務了一個捐獻者,就是挽救了幾個人的生命。”
     
      王璐清晰地記得,她兼職做協調員工作初期,曾經被某醫院醫生給“轟”了出來,“因為那時有的醫生也不接受器官捐獻的理念,我也不強求他們接受。但當時確實感到很委屈,一路哭著回的家。”
     
      她說:“我最難過的還不是被別人拒絕的時候,而是當他們自愿說,我愿意(捐獻器官)的時候,因為我知道接下來我要陪伴他們度過一次生離死別。”
     
      王璐講述了下面一段往事:
     
      2015年,12歲的珍珍發生意外,到我們醫院治療了15天,沒有絲毫清醒的可能,隨后被判定腦死亡。父母說,孩子養這么大了,讓她不要白來一趟,孩子特別喜歡北京,就把她留在北京吧。我震驚之余只有難過。我希望她能醒過來,只要她還有一絲希望,我們醫生也要去再試試,絕不放棄。但是她已經不會再醒了,接下來的一周,她的健康的器官將一個一個地衰竭。后來,珍珍挽救了7個孩子的生命,還讓兩個從沒有見過光的孩子看到了美麗的世界。聽珍珍媽媽無意說過,孩子一直想要穿紅色的裙子。手術那天,我挑了一條紅裙子,捐獻后幫她穿上。再后來,我送珍珍爸爸媽媽到火車站的時候,他們很感謝我,說我幫他們也幫珍珍實現了愿望。其實哪是我在幫他們,是他們在幫別人啊。
     
      馮艾國也提到,做器官捐獻協調服務時,“當聽到捐獻者親屬對我們說謝謝兩個字的時候,我就有一種自豪感,莫大的寬慰,多大委屈,再苦再難,值了!”
     
      王璐說:“我見過數不清的生離死別,每一次自己都有一種全新的感受,感覺自己心靈得到了一次凈化。”
     
      河北邯鄲市紅十字會器官捐獻辦公室主任張靜,今年45歲。她原任市紅十字會賑濟處長,主要負責賑濟救助和造血干細胞捐獻管理工作,后來專責器官捐獻工作,是2017年全國優秀協調員,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4月27日,她協調服務并見證了王建義器官捐獻的全過程。她說:“器官捐獻協調員就是在生死之間架起一座橋梁,幫助逝去的人延續生命,給親屬更多的人文關懷;給那些器官衰竭的人一個生的可能。有人形容我們就是在完成一場生命的接力賽,其實我們就是生命的擺渡人。”
     
      志愿者是器官捐獻事業的助力者
     
      在器官捐獻事業上,還有無數的人——他們不分男女,不分年齡,不分職業,在自愿、無償地助推著該項事業的發展,他們就是器官捐獻志愿者。他們用業余時間,熱心地傳播器官捐獻的知識和理念,幫助器官捐獻者親屬解決實際困難,一起緬懷紀念捐獻者。栗巖奇就是其中的代表。
     
      栗巖奇,男,四年前從天津市和平區司法局辦公室主任任上退休。他13歲入伍,18歲入黨,21歲參加對越自衛反擊戰,22歲退役。他獲得的榮譽很多,自己都數不過來:第十三屆全運會形象大使、開幕式最后一棒火炬手,首屆全國文明家庭,全國道德模范提名獎,天津市五一勞動獎章,天津市道德模范……
     
      從1986年開始,栗巖奇堅持無償獻血三十多年,僅獻全血累計就超過5萬毫升,相當于自己血液含量的10倍以上。他說,現在年齡大了,不能再像過去那樣獻全血了,那就“生前獻熱血,身后獻器官”吧。于是,他們一家三口成了天津市首個承諾身后捐獻器官、捐獻遺體的“志愿雙捐”家庭。作為無償獻血、器官捐獻志愿者,退休后的栗巖奇每天日程排得很滿,他不僅身體力行宣傳無償獻血、傳播器官捐獻理念,還參與主持器官捐獻者的遺體告別儀式,幫助辦理捐獻者后事,給親屬莫大的人文關懷。
     
      馮艾國說:“栗老師一生做的好事數不勝數,他在天津志愿服務圈子里是絕對的‘名人’,沒有不知道栗老師的。”
     
      2019年1月17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全國志愿服務組織發祥地——天津市和平區新興里街朝陽里社區考察時,“總書記握著我的手問,你是經常獻血?然后說無償獻血好,連說了三個好。”栗巖奇對記者回憶說,“這是我第四次受到總書記接見。”他接著說:“我沒覺得自己做了什么,盛名之下其實難副啊。如果是榮譽,那都是過去的事了。榮譽要保鮮,就要把好事做到底,不能停。”
     
      在談到器官捐獻時,他對記者說,現在不少人有“身體發膚受之父母”的傳統觀念,但是“百善命最大,每個人都應該敬畏生命,救人一命,功德無量。”
     
      在河北邯鄲,有一支500多人的器官捐獻志愿者隊伍。他們都志愿登記逝世后捐獻器官。據張靜介紹,這支隊伍按專業特長分為愛心宣傳、心理服務、法律服務、臨終關懷、“為愛奔跑”等五支志愿者分隊,他們為器官捐獻事業默默地做著全時段、全方位的志愿服務。
     
      河北冀中能源邯鄲礦業集團職工吳星悅、張紅梅夫妻都是邯鄲器官捐獻志愿者。吳星悅說,自己曾經身患重病、徘徊在死亡邊緣,“現在病好了,能夠工作了,感覺自己的生命還有價值,那就為他人做點有意義的事。”他嚴肅地說:“能夠把那些徘徊在死亡邊緣的人拉一把,給他們拉回來就是最有意義的事。”
     
      在當今社會,志愿服務蔚然成風。無數的志愿者盡可能地無償奉獻著自己的力量,在“助人”“樂人”幫助他人、服務社會同時,也在傳遞愛心、傳播文明。在他們看來,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小事”,但這些無數個“小事”形成的“微公益”組合起來,就是推動社會公益事業發展、社會文明進步的巨大“能量”。
     
      “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的路還很長”
     
      我國人體器官捐獻事業起步晚,器官捐獻率從啟動初期的百萬人口年捐獻率0.03到現在的4.53,有了長足的進步。我國人體器官捐獻事業“已經步入法治化、規范化管理軌道,開始高質量發展的階段,得到了國際社會的認同和贊賞,器官移植醫療技術也居世界領先水平。”侯峰忠介紹說,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和各級紅十字會組織、醫療機構通過艱苦、廣泛、持續的工作,社會公眾對器官捐獻的認知和認同感有了很大提升,有效提高了公眾對人體器官捐獻的知曉率和參與度,對建立“陽光、公正、高效”的人體器官捐獻體系和促進人體器官捐獻事業健康發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在國際上,我國已經初步建立了一個遵循國際倫理原則、堅持科學公正法治、符合中國國情文化的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中國模式”。
     
      “我們也應該清醒地看到,我國人體器官移植需求不斷增長與器官捐獻來源匱乏之間的矛盾,雖然有所緩解,但依然存在。器官捐獻和移植工作任重道遠。”侯峰忠說。有數據顯示,現在我國器官移植供需比例約為1比30,器官捐獻率在全球處于中游水平,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在采訪中記者了解到,器官捐獻不是一個簡單的你情我愿,或者醫療技術范疇的問題,涉及到思想觀念、倫理、法治等社會諸多層面,是一項復雜的社會系統工程,需要社會方方面面的參與和支持。
     
      在談到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未來工作時,侯峰忠對記者說,不斷推進器官捐獻事業,“我們要加大知識普及和宣傳動員力度,動員更多的志愿者參與,擴大器官捐獻的社會影響,倡導傳遞人間大愛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做好緬懷紀念工作,給捐獻者及其親屬更多的人文關懷;要加強器官捐獻管理機構、器官捐獻協調員隊伍的建設,他們是踐行紅十字精神、履行捐獻見證的核心力量。我們還要努力爭取得到各級財政、地方立法和人力保障等方面給予更多的支持。”
     
      記者從《中國紅十字會總會2017年度彩票公益金項目績效評價報告》中看到下面一段話:
     
      通過彩票公益金項目工作開展,有效拓展了紅十字參與社會事業的范圍,弘揚了紅十字會“人道、博愛、奉獻”的紅十字精神,對建立紅十字品牌具有較大的促進作用,項目的實施較好地體現了彩票公益金“來之于民,用之于民”的理念。
     
      侯峰忠最后說:“我們衷心感謝彩票公益金十年來對器官捐獻事業的支持,感謝廣大購彩者的傾情奉獻。我國人體器官捐獻的路還很長,希望彩票公益金能夠支持我們一直走下去。”記者田金華實習記者王紅亮報道

    绝地求生国际服官网:推薦閱讀